钱柜qg111

    一秒记住【钱柜qg111 <a href="" target="_blank" class="linkcontent">www.HATXT.COM</a>】,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江明远知道自己脸上的表情肯定不好看, 他阴着脸,让司机在路边停车, 下来把周恒远拽了出去, 随后上车关门, 一气呵成。

    “走吧。”

    周恒远在外面“唉唉”地拍着窗户,象征性追了两步, 被喷了一脸的汽车尾气。

    他哼了一声,理了理被江明远拽皱了的衣服, 伸手招了下, 就有一辆特别骚气的艳紫色跑车停在路边。

    从司机手里接过钥匙,周恒远发动汽车踩下油门, 跑车一下就窜了出去。

    他这车开的快, 没一会就追上了前面那辆黑色轿车, 周恒远也不继续挑衅过来, 一路不远不近的跟着开到公寓下,又眼疾手快窜进了电梯内。

    江明远连个眼神都欠奉, 周恒远也不觉得尴尬。

    他嬉皮笑脸的跟着上去。走进门, 先在房间里巡视了一圈, 见没有别人生活的痕迹, 才大胆问道:“那孩子你没准备认回来?”

    江明远松了领带扔到一边, 冷着脸走进房间, 换下这满身酒气的衣服。出来的时候周恒远就贴在门外面, 两人差点撞到一起, 他眉角抽了抽, 一脚把人踹了出去。踹完了还是开口,把最近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简单讲了下。

    听完好友的八卦,周恒远的好奇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他窥着江明远的神色,也没说那些讨打的话,反而口风一转,说到了江母身上。

    “听说阿姨最近去哪都带着楚家那个女儿,看着亲密的很。”他从冰箱里找到几只钟点工放进去的橘子,此时翘着腿坐在沙发上剥着橘子,脸上还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不少人都觉得这是好事将近了呢。”

    “我没准备娶她。”

    江明远也隐隐听过这些传言,只是他明里暗里拒绝过几次,江母只当看不见,作为儿子,他又不能大庭广众下打自己母亲的脸,似乎除了忍着,也没什么别的办法。

    “总归我不同意她也不能压着去结婚。”

    “你这话说的好玩。”周恒远嗤笑:“不能结婚,还不能送上床吗?等有了什么关系,你再想甩还能甩的掉吗?”

    他和江明远从小就认识,一路看着过来,江明远年轻困难时顾明丽几乎从未搭过手,只一位让儿子忍着,现在风光了,又来耍当妈的威风,对于这位,他打心眼里就看不起,说话的时候也没有什么顾及。

    江明远眉头微蹙,却没有反驳,他靠在沙发上,捏了捏眉心:“先看看吧。”

    “看什么?其实要我说,你根本没必要太在乎你妈,随便在国外找个养人的地方让她搬过去不就行了呗,省得她在家里想着法的让你不痛快。”周恒远一股脑的说了许多,说到后来窥见江明远不太认同的神色,又摆摆手:“算了,跟你说这干啥,反正又不是我妈,吃亏的不是我。”

    “我心里有数。”江明远知道好友是为了自己好,只是作为当事人,某些决定并不是那么容易下的,他提了提唇角,换了个话题:“听说你最近在弄什么温泉酒庄?”

    周恒远见他不欲多谈,也配合的说起这个:“老头子让我看着而已,啥权利没有……”

    两人就此又说到工作上。

    好友有阵子没见,周恒远晚上就在这住下了,第二天江明远起来去上班,他还嬉皮笑脸的又告诉他一个消息。

    昨天他与楚寻在宴会上被拍到发到了网上!

    普通人对这些豪门八卦总是很有兴趣,更何况江明远不仅年少多金,外表还格外俊秀,那张与楚寻的照片一经发布,就在网上大肆传播。

    照片是抓拍的,选取的角度很好,就在楚寻站立不稳,刚要倒下的时候。

    那时江明远往旁边退了一步,有个伸手的动作,两人当时靠的很近,当这一瞬间定格在画面中时,便像是江明远伸手要抱楚寻,看着很是暧昧。

    周恒远说完楚寻那边就打来电话道歉,说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江明远也没问对方从何处知道自己的私人号码,挂断电话后,叫来齐山吩咐下几件事情。

    齐山动作很快,与楚寻的绯闻爆出来不到两个小时,还没来得及发酵,便被彻底清理干净。

    这还不算完,楚家做日化起家,现在靠的却是地产,在之后的一个月时间里,楚家的地产公司出了好几次事故,不是看中的地块被抢走,就是压下去的工程与质量事故被大肆曝光出来,一时间闹的人心惶惶,公司股票也随之暴跌。

    针对楚家的人根本豪不掩饰,楚父一查就查了出来,他对付不了江明远,就把气撒在了“罪魁祸首”身上,当天就把楚寻叫来大骂了一顿。

    骂完了,又亲自上门给江明远道歉。

    这些事情程欢都不知道,她不关心八卦,江明远也没露出来,依旧每天给星星打电话聊天,周末再抽空带他出去玩。

    对于江明远的举动,起初程欢很是看不顺眼,每次一听到他的声音就往外冒酸气,可时间久了她似乎也习惯了,心态渐渐放平,看着星星愈发开朗的性格,觉得多这个爹也没什么不好。

    十一月十三号,程欢的店铺装修终于完成,她又得忙活着去跑各种执照,等营业执照拿到手,已经到了十二月。

    今年的冬天格外冷,不过十二月,最低温度就已经在零度左右。

    程欢起床洗漱,做完饭,又去叫星星起来。

    冬天气温低,小家伙成了个起床困难户,叫了一声就往被窝里缩一截,恨不得把脑袋也捂在里面。

    程欢叫了两声,见星星装听不见,便把手伸进被窝,放到了小家伙脖子上。

    她怕冷,起来这么会手已经冰了,小家伙被冻的一哆嗦,忙睁开眼,冲着她叫了声“妈妈”。

    “起来了,今天妈妈的店开业,星星不想去看看吗?”程欢笑着说。

    星星当然是想的,只是他也想呆在被窝里,两种想法在脑子里拉锯,小家伙仔细考虑了下,觉得还是开业更吸引自己,这才不情不愿的从被窝里爬起来。

    周六的融江广场格外热闹,程欢带着星星上去,直奔三楼。

    三楼,一家中式餐馆外,餐馆的门看起来用竹子做成,门两边挂着大红灯笼,在门的上面的匾额上,有个大大的“羊”字。

    餐馆门还是关着的,两旁摆着几个花篮,有商场送的,有徐丽送的,也有江明远送的,还有程欢买着凑数的。

    九点整,餐馆弄了个简单的开业仪式,宣告正式对外营业,第一批客人不多,毕竟羊肉不适合作为早餐,程欢也不着急,等到中午,客人便渐渐多了起来。

    江明远一直关注着她这边的情况,听说今天开业,就准备来捧个场,他觉得这事挺重要的,选了套最顺眼的西服,刚出门,就遇到了不请自来的周恒远。

    周恒远是来蹭饭的。

    “你有事情?”他站在门外问。

    “嗯。”

    “吃饭去吗?”

    江明远:“……”

    他的沉默就是最好的回答,周恒远嬉笑着说:“正好我也没吃,带我一起吧。”

    作为多年的好友,他要跟着,江明远也不好拒绝,就这么沉默的把人带到了融江。

    “这不是你家的搞的商场吗?”周恒远一路嘴巴就没停过:“你到这边要干什么?难不成去会什么小情人?”

    江明远:“……”

    他不是去会小情人,只是来孩子妈妈的餐馆吃饭,可不知道为什么,被周恒远这么一说,江明远就有那么点心虚起来。

    身后好友还在嘚啵嘚个不停,跟江明远旁边到了餐馆外,他抬头看了眼匾额:“我说小江你是真的抠,请人家女孩子吃饭就到这种地方?”

    周恒远故意露出嫌弃的表情,从外向内把餐馆打量了遍,嘴里还发出“啧啧”的声音,他视线从左向右,看到收银台后满脸笑容的程欢时,那“啧啧”兀的停住了。

    “走吧,进去了。”江明远看了他一眼,走进里面。

    有服务员过来询问几位。

    “两位。”江明远说了一声,收银台后的程欢就看了过来。

    两人对视一眼,当做无事发生,一个跟着服务员去餐桌,另一个继续笑着和收银台前的客人说话。

    “哎,你怎么没说是来看你这……”等坐上位置,周恒远才重新活泛起来,他挤了挤眉,对江明远做出个你懂的表情:“怎么,真上心了?”

    “别胡说,只是来捧个场。”江明远低头,在菜单上找寻可以吃的东西,他不太喜欢羊肉的味道,点的大多都是素材,倒是周恒远,看别人吃,就也点了份羊蝎子火锅。

    第一天开业打八折,餐馆内的生意很好,他们才进来这么一会,位置就已经被坐满,外面还有人在排队。

    虽然人多,但上菜的速度并不慢,不一会周恒远点的火锅就上来了。

    火锅是那种铜锅,用酒精加热,大块的羊蝎子浸泡在汤汁中,上面撒着香菜叶,一加热,香气便直往人脸上扑。

    羊蝎子是早就做好了的,锅内的汤汁烧开滚几滚,就可以吃了。

    周恒远夹了一块羊蝎子,咬下一块肉,初入口时有点烫,嚼一嚼,羊肉软烂,浸透着鲜美的汤汁,让人只想再吃一口。

    周恒远一连搞定了几块羊蝎子,才慢悠悠的对江明远推荐:“这肉不错,不膻气,你尝尝。”

    江明远半信半疑,但他点的素菜一直没有上,被香味熏了这么久也有点饿,便试探着夹了快最小的羊蝎子。

    烧了这么会,羊蝎子上的肉都要跟骨头分离了,江明远用筷子挑下一块肉,夹着放进嘴里。

    只尝了一口,他就点了点头。

    确实挺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