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柜qg111

钱柜qg111 > www.qg111.com > 我只是个女配 > 第316章 是不是我打扰到你们了
    小÷说◎网 】,♂小÷说◎网 】,

    疼倒没有多疼,他之前在床上的时候做的比这更疼的多了去了,就是感觉嘴巴火辣辣的,肯定又红又肿。

    别人一看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许简脸有些烧,伸手推了推他,“不是还要去吃饭吗,走吧。”

    萧郁沉给她理了理头发,嗯了一声,松开她起身,坐在了驾驶座上。

    车行驶在路上,许简微微开了一点窗,吹散脸上的温度。

    等她感觉到冷意后,才把窗子关上,像是想起了什么,扭头对萧郁沉道,“对了,小白被接回老宅了。”

    这个事情就算她不说,他回家也会知道。

    即便所发生的那些都并不如人所愿,可现在都无可避免的进行着。

    他们只能去面对。

    萧郁沉眉头微蹙,眼底一片冷意。

    许简知道因为这件事他和老宅那边已经闹得很不愉快了,伸出手握住他的,声音很轻,“我真的没事的,舒绾是小白的母亲,她想和小白待在一起也是情理之中,我们谁都没有权利去阻止。就让小白在老宅住一段时间,再来回住一段时间,两边交替着住吧。”

    萧郁沉垂眸,看着女孩的手静静躺在他的掌心里,他手腕一转,将她手指扣住。

    隔了许久,才嗓音清淡的出声,“嗯。”

    这也是现在,最好的解决办法。

    ……

    服务员过来送菜单的时候,许简问他要了一袋冰,尽管后者有些纳闷,不过还是很快送过来了。

    许简跟做贼似的偷偷把冰袋压在红肿的唇上,扭头却看到罪魁祸首正凝着她,清冷的眼里荡漾着笑意。

    她小声咕哝,“都怪你。”

    把她弄成这样了,竟然还有心思笑。

    幸好还没什么人看见,不然……

    她真的找块豆腐撞死得了。

    萧郁沉承认的很直接,“怪我。”

    覆了一会儿后,许简拿下冰袋问,“还肿吗?”

    女孩嘴唇红润饱满,隐约能看出几个浅浅的咬痕,眸光潋滟,一脸期待的看着他。

    萧郁沉不急不缓的拿起水杯喝了一口。

    见他不答话,许简眨了眨眼睛,扯了扯他的袖子,“啊?到底还肿不肿啊?”

    “肿。”

    一个清淡的字音落下后,许简还没来得及拿冰袋继续覆,温凉的薄唇就压了下来。

    他没像之前那样用力啃咬或轻柔安抚,是恋人之间最亲密的吻,一寸一寸攻城略池,毫无退路。

    许简被他亲的气喘吁吁,意乱情迷间,突然听到门口咳了两声。

    幸好这里是包间,除了服务员外,一般不会有人来打扰……

    丢人也不至于丢到太远。

    许简听到声音之后,手忙脚乱的把萧郁沉推开,转头一看,脸腾的一下红到了脖子根!

    她没想到,来的人竟然是他……

    许简一瞬间又羞又恼。

    jeffrey以拳抵唇,继续咳,“是不是我……打扰到你们了。”

    “是。”

    “没有没有。”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一道清冷沉稳,一道尴尬羞赧。

    许简恼的不行,情急之下伸手在萧郁沉腰上拧了一把,让他别乱说话,不过她也没用太大力道。

    毕竟舍不得……

    不过要是早知道和jeffrey一起吃饭的话,她哪里会让他在这个时候胡来。

    萧郁沉顺势将她手抓在掌心里握住,眼里笑意清浅。

    jeffrey在他们对面坐下,目光却一直放在许简身上,思绪了良久,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许简的直觉一向很敏锐,没过一会儿,就察觉到jeffrey一直在看她,仿佛含了极为复杂的情绪。

    其实从法国开始,她就对他总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她也不知道这种感觉到底从何而来。

    jeffrey在她眼里,是合作关系,更是朋友。

    但从上次在纪家再见开始,她又觉得,他有时候对她又像是一个长辈的关怀。

    总之怪怪的。

    萧郁沉给许简杯子里添了水,语气淡淡的开口,和jeffrey谈起工作上的事。

    jeffrey很快明白他的意思,收回视线,顺着他的话题聊了下去。

    lamour这次入驻中华,合作商本来就是萧氏。

    话题也并不突兀,自然随意。

    险些让许简认为,这顿饭就只是他们来谈工作那么简单。

    可如果是这样的话,萧郁沉明显没有必要把她带着,再加上jeffrey坐下时看向她的眼神,实在是太古怪了。

    许简看了看萧郁沉,又看向jeffrey。

    这两人之间,绝对有什么事瞒着她。

    途中,许简去上了一次厕所。

    jeffrey这才缓缓道,“萧总叫我来,应该不是谈工作。”

    “不要再继续查下去。”萧郁沉声音清淡,却透着不容抗拒的强势。

    jeffrey抿了一口茶,“理由。”

    “你曾经问过我,是否知道赏金医生的下落。”

    他淡笑,放下茶杯,“我现在已经不需要了。”

    萧郁沉神情不变,薄唇微启,“许简就是。”

    似是没有料到会是这样的回答,jeffrey微微睁大了眼睛,瞳孔微缩。

    放下桌子下的瞬间收起,紧紧捏成了拳头。

    她竟然是……

    这些年来,她到底遭遇了什么!

    jeffrey只感觉胸腔里堵了一股巨大的闷气,想要立刻杀了许远山的心都有。

    萧郁沉继续道,“我可以告诉你在背后帮助许远山的人是谁,但你所做的一切,都会威胁到许简。我给你三天时间考虑,如果你仍旧要查下去,我会把许简送走,你永远都不能再见她。”

    jeffrey紧抿着唇,第一次认真的打量着对面的男人。

    在法国见面之前,他听到不少关于萧郁沉的传闻,做事沉稳,手段狠厉,不留情面,性情更是冰冷到让人无法接触。

    年纪轻轻便已经将萧氏掌握在手里,无人敢置喙。

    除去萧氏之外,他背后的势力到底深到什么地步,无人知晓。

    是整个南城,乃至亚洲都极为忌惮惧怕的人物。

    如果成为他的敌人,会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此刻jeffrey是庆幸的,庆幸一直有他保护着许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