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柜qg111

钱柜qg111 > 历史军事 > 掌舵大宋 > 第六十三章 潮州
    马二牛等人是走海路到潮州的,这刚下船,他们大箱小箱的卸了货,周围就有很多商人靠近过来,有的用潮州话直接询问,眼尖的用广州话询问,还有一部分走南闯北的,直接用官话询问。

    面对着突然一群人围拢过来,葛石头等二十几个护卫立即围成一圈,警示他们不要靠得太近。

    “没事的石头哥!”马二牛示意葛石头他们不用太过紧张,随后面对众人,用官话说道:“初来乍到,还请诸位掌柜的多多照顾。我们是从广州过来的商队,打算在潮州这边出售货物,不知几位可有得引荐?”

    十几位商人中有两个会官话的立即上前一步,热情道:“不知这位小哥带来的是什么货物,我听闻广州那边最近出了一种名为时钟的物品,不管白天黑夜都能计时,敢问你们可能提供这种货物?”

    好家伙,消息有够灵通的。虽然时钟在广州城附近已经售卖了还几个月了,可古代信息传送缓慢,从广州到潮州也有挺长一段距离的,没想到时钟的名气已经传到这里来了。

    这十几个商人不会是专门守在这里等待从广州来的商船吧?

    “这位掌柜可真是厉害,居然猜得出我们运输的货物!”马二牛露出他特有的憨笑,说道:“某家是马氏名木的大掌柜马二牛,以后还请诸位多多指教了!”

    以前马二牛是憨笑,自从开始做生意之后他也憨笑。不过这是他用来拉近生意合作人的手段。至少不会让人觉得你是一个老奸巨猾的人,从而提高警惕。

    十几个商人听到这些货物真的是时钟之后面面相觑,紧接着更加热情,七嘴八舌地表示愿意和马氏名木合作。

    何老三看着这些商人的样子,露出了苦笑。他知道他这次过来是多余的,本来以为在潮州开拓市场会比英州更加困难,却没想到这些商人早已打听好了时钟的妙处,从这里面挑出几个资金雄厚的合作商,他们这趟过来的任务就算完成了。

    面对众人你争我抢的局面,马二牛也很是头疼,这跟他预想的情况出入过大,他需要重新规划好这次的任务。

    “诸位我们先冷静一下,不如这样,我把诸位的姓名和住址先登记下来,然后我们这里再找一处地方固定下来,过两天我们统一扑买,可好?”

    仆买是大宋流行的一种商业形式,与后来的招标类似,大多是官府将土地和店铺出售给商家时采用的方式。

    另外大宋还有一种仆卖的形式,说直白一点就是赌博。宋朝上到皇家贵族,下到街头百姓都热衷于此。例如去一个店铺买东西,顾客和商家相互约定好规则,然后洒一堆铜钱,看哪一方押面向上的数量最多。顾客赢了的话能免费拿走货物,输的话得多付钱。

    扑买和扑买流行已久,在民间早就形成了共识。

    所以马二牛一说扑买,众多商人也冷静了下来,思考过后觉得不管是谁做生意都讲究利益最大化。死缠着也没结果,还是老老实实留下姓名和地址,然后准备过两天的扑买吧。

    好说歹说终于将众多商人劝住了,但他们也都没急着走,而是纷纷自愿带路,帮他们在州里面寻找一些好住处。

    马二牛一行四十多人,也有好几个掌柜。那些商人眼尖得很,分成好几批上前搭话。马二牛也不是那么刻板的人,也把自己这边的商人分开成好几批跟他们去聊天了解信息。安全方面让葛石头和护卫们多多留意就好。

    商队里一同过来的十几商员里,就何老三最受待见,原因是这里面就只有他会说潮州话。

    这聊来聊去才知道,原来前段时间魏瓘也送了一个时钟给潮州知州,而这个知州也是个爱炫耀的主,每当有人到府里做客的时候,就会拉着客人去欣赏时钟,然后添油加醋吹嘘一番。【¥爱奇文学www.i7wx.com @最快更新】

    之后也有一些人从广州带了一小批时钟过来,价格都卖到十贯钱去了。而他们这些商人通过小道消息了解到这时钟原价才五贯钱,要是能从广州大量进货,那岂不是得赚翻了。

    所以才有了他们在港口这般热情的一幕。这一次他们是碰巧下船,然后他们挤过来了解的。要是再晚个十天半个月,这些商人自己都会跑到广州去进货了。

    很快马二牛在当地商人的介绍下,找到了州内最大的一间客栈住了下来,随后让一部分商员散开到潮州城内去收集信息,另外一部分去接待那些热情的当地商人。

    这次到达潮州,马二牛可不单单只是为了售卖时钟而已。他们主要的目的还是寻找一个稳定的合作商,今后甚至可能会在这里开设一个作坊。由于宋朝的船只行走海路还是伴有风险,所以胡盛亮和马二牛打算将时钟的核心部分在南工坊生产出来后,直接运输到潮州,通过这里的作坊进行后期的拼装。

    这样不但减少了船只颠簸时造成的损耗成本,还能进一步扩大在潮州的影响力。

    另外除了携带时钟过来之外,马二牛还带了一小部分的肥皂。他们出发的时候肥皂才刚刚试验成功,所以带得也不多。如果这边推销过后效果不错的话,也能顺便把潮州的肥皂市场给开拓了。

    当马氏名木的商队在潮州落定后不到两个时辰,潮州知州王富行也收到了消息。这是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男子,他坐在餐桌上吃着午饭,在桌对面,有一个儒生打扮的男子恭敬地站着。

    正所谓食不言寝不语,王富行很遵守这一点,那个儒生也一样静静地等着知州吃完饭。

    过一会儿后,知州王富行放下了碗筷,问道:“怎么样了,确认清楚那是马氏名木的商队了吗?”

    儒生作揖言道:“启禀府君,据黄、林二家商贾所言,确实是马氏名木无疑,带队的还是他们的大掌柜马二牛!”

    “嗯!”闷了个长音,王富行又问道:“都按计划安排好了吗?”

    “府君放心,都安排妥当了。”露出一个阴邪的笑容,儒生说道:“只要能掌控他们的配方,那今后府君可不愁没钱财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