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柜qg111

钱柜qg111 > 网游动漫 > 矩阵游戏 > 第一百一十二章 看我越塔强杀……诶?
    冷冷飕飕天地变,无影无形黄沙旋。穿林折岭倒松梅,播土扬尘崩岭坫。

    盘古至今曾见风,不似这风来不善。唿喇喇乾坤险不炸崩开,万里江山都是颤!

    很是莫名其妙的,在呼啸的浩浩狂风之中穿行,莫宸突然就想起了《西游记》里面的这么两句话。

    “那风,能吹天地暗,善刮鬼神愁,裂石崩崖恶,吹人命即休。你们若遇着他那风吹了呵,还想得活哩!只除是神仙,方可得无事。”

    好吧,这至少不是三昧神风,莫宸不是前往西天取经的孙猴子,卑弥呼也不是灵山下得道的老鼠精。

    不过莫宸现在真的觉得自己像是在沙漠之中的沙尘暴里摸索,艰难行进,完全看不到前方的希望,有种几乎要坚持不下去的徒劳无功感。

    那猛烈的暴风直接轰击过来,不但打得人浑身生疼,甚至可怕到能够摧毁坚固的宫殿,将人卷到天上去!威力要比爆破飓风的力量小一些,但是波及范围却何止何止大了千百倍?

    而且莫宸一眼看出去,发现四周都是狂暴的气流呼啸,高速的暴风甚至已经变成了肉眼可见的大气运动。

    就连他的视野都因此受到了阻碍,最多只能够看见七八米之外的景色。

    这给他造成了一种错觉,那就是这里已经变成了另外一片地方了,他可能是通过读取进度条进入了另外一张环境险恶的地图。

    这哪里还能够看出什么古皇宫的轮廓,恐怕卑弥呼所呼唤而来的暴风已经摧毁掉了这一大片区域上的建筑群,刮得只剩下地皮了吧!

    除了在四周不断的涌现过来,从各种匪夷所思的方向杀出,不计其数的黑压压的风暴卫士之外,他基本上没能够看见其他的什么东西了。

    ——只能够凭借对于类似于魔力的异常能量的感应,锁定一个方向拼命的向前突破。

    伴随着距离他感知领域之中的那个大概的方向越来越近,但是暴风也越来越恐怖,甚至天上已经开始隐隐传来沉闷的滚雷的声音了。

    貌似卑弥呼也开始要不顾一切的准备击杀可能威胁到它的莫宸了。

    不过莫宸却并没有改变主意,仍然是在通过不断的消失、出现,一路上剁掉所有挡路的风暴卫士,坚定不移的向着那个方向高速接近。

    实际上,要不是这个时候刮起的高速狂暴肉眼可见的飓风阻碍了视线,影响了他的感知力的话,他应该会更快更顺利的抵达目的地的。

    然而现在,视线之外七八米就看不清楚了,更远处的动静只能够通过虚空感知的特殊“脉动”来进行把握,但是精确度也就局限在百米左右的范围。

    这迫使莫宸只能够选择压缩自己的瞬移距离,在比较小的范围内不断的腾挪,曲折而且麻烦的前进。

    毕竟他的瞬移距离直接取最大值的话,是能够一次性就直接跨越上千米的,现在却限制在百米范围之内,自然就显得效率异常低下了。

    但是不这样也不行,感知力同样受到了环境限制的他,只能够把握住附近百米左右范围内的状况,能够选择的安全落脚点自然也只能够在这范围之内进行选择。

    更远处的地方不是无法抵达,而是无法确定是否安全,是否可以移动过去——

    万一要是瞬移过去的空间位置是有什么实体呢,要是那是石头的话,莫宸恐怕就真的会一下子整个身体融进去了。

    而要是那个地方正好存在着某个风暴卫士手中的武器的话,那他和自己送上去给对方杀有什么区别?

    只不过坚持到现在,已经非常接近目标了,所以莫宸说什么都不会放弃或者是半途而废的。

    他深深呼吸了一口气,感应了一下自己现在的状态值,确认就算是失败了也有把握撤离之后,直接下定了决心。

    他恶狠狠的鼓荡起自身的魔力,在身体承受范围之内爆发了出来。

    本来就远超常人的身体素质,在嗜血状态下的增幅达到了一个可怕的程度,而此刻再经由这种直接运用魔力本身的粗暴技巧加持,更是让他一下子变成了一头恐怖的人型暴龙。

    此时此刻,这位化身人型暴龙的家伙直接转变战斗风格,不再像是之前那样灵活无比的闪转挪移、消失出现,避开大部分风暴卫士,而是选择了——

    轰然碾压过去!

    两点之间,线段最短,剩下的距离他已经不打算继续像是之前那样绕来绕去,闪避游走,浪费时间了。

    他要直线冲刺,以最快速度杀到前方的宫殿或者是什么地方去,直接与卑弥呼决战。

    如果说之前的钉锤卫士是横冲直撞的坦克型单位,那么现在,莫宸带着野兽般的凶厉气息,浑身涌动着汹涌澎湃的魔力激流,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轰然碾压过去的气势……

    ——简直就像是一个暴走失控了的火车头!

    恐怕就算是一辆真正的装甲车或者重型坦克挡在前方,也会被干脆利落的一刀劈开甚至是被直接撞飞!

    沿途任何尝试阻挡的风暴卫士,这些传闻之中的恶鬼,完全就没能够让他停下脚步,甚至没能够让他的冲刺速度滞涩一下,连带着好几个钉锤卫士也被一闪而过的刀光斩杀!

    那是快到了极致,宛若闪电的暴烈纵劈,就连呼啸着的大气也仿佛要在那一瞬间冻结。

    等到钉锤卫士僵在原地,最后轰然倒地,身体上慢慢显露出血线来的时候,莫宸已经不知道又冲过去多远的距离了。

    再加上还有两个影分身在四周不断的消失、出现,飘忽不定的击杀敌人,帮助减轻负担,所以莫宸的冲刺速度反而还越来越快!

    就在这个时候,四周的风暴卫士仿佛是疯狂了一样,拼了命的涌上来。

    莫宸也是突然心生警兆,猛然间爆发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加速度,以至于他的身形带起了一声恐怖的音爆,直接蹿出去老远的一段距离。

    然后,正好避开了从天而降的一道雷电!

    肉身突破音速,打破空气壁垒,所需要承受的压力,可以看作是硬生生的撞碎一堵厚实的水泥墙。莫宸也不是靠着的坚韧性来硬撑,他还没有那份本钱。

    他纯粹是靠着此刻爆发涌动的魔力激流,当作是能量护盾抵消了相当大的一部分冲击力。

    而且即使是这样,这种速度也没法维持,不到一秒钟,只是刚好避开了雷电的攻击,他就无可奈何的在变得如同水中一样凝滞沉重的空气里,拖着刺耳的音爆降回正常速度。

    卑弥呼似乎已经急眼了,天上一道一道的雷霆开始劈落,莫宸放眼看去,视野内到处都是一闪而过的落雷,也不知道是有多少道。

    他没有因此退避,反而是更加坚定了之前的想法,而且觉得自己的胜算增加了。

    前方出现了一座巨大的宫殿,而且狂暴的气流在这里开始削弱了,仿佛那座宫殿是飓风的风眼那样。莫宸的速度完全不减,甚至直接一个闪现就进去了!

    宫殿之中相当空旷,有种神秘厚重的历史感。

    不过他却没有来得及观察,而是第一时间锁定了宫殿中央的祭台上的那具女尸——身穿华丽的单衣,而且没有完全腐朽,反而是有种保留了大部分肉身的感觉的尸体。

    而同样就在莫宸刚刚闪现进宫殿的那一瞬间,那具女尸也突然抬起头来,空洞的双眼绽放出能量的光芒。

    某种铺天盖地的压力瞬间就仿佛凝固了整个空间,门外的狂风也突然收缩将来路封死!

    在这个时候,莫宸才发现自己与这个活了数千年的不死邪灵之间,那关于能量强度与灵魂力量的对比,顿时心里就是“咯噔”一声。

    等等,好像是有些不妙啊!怎么看上去,对方不像是被自己逼入绝路,反而更加像是筹谋着准备对自己请君入瓮?

    貌似越塔强杀的可能性似乎已经相当明了,他现在是不是应该考虑撤退的问题了?

    ……

    ……

    昼夜再次更替。

    劳拉却没有怎么好好的休息,虽然她现在还不觉得有多累,但是那是因为她之前已经小小的睡过一次了,再加上事情一件接着一件……

    根本就停不下来。

    在连夜去探索了山崖上的狼穴,差点儿葬身狼腹之后,她总算是拿回了罗斯的背包,拿回了发射器和一系列的生存必须物资——包括食物、药物什么的。

    及时处理的结果就是罗斯的伤势没有大碍,当然,也没好到一夜间就恢复过来的程度,因此他只能够留下来,带着那些遇难游客玩实况生存游戏。

    而劳拉则是当仁不让的带上了发射器,准备前往无线电塔发送求救讯号,毕竟也只有她能够做这件事了。

    她发挥以前向罗斯学习过的各种技巧,通过越野、攀岩等技能,前往更高处的山上。沿途遇到了不少之前的强盗,在下定决心的克劳馥小姐面前,他们都变成了经验值。

    一路阻碍她的,却并不只是敌人的子弹、防线,还有变幻莫测的天气,真真正正的变幻无常——

    突如其来的狂风能够将木桥掀飞,莫名的滚雷让人胆战心惊……反正不知道为什么,岛屿上的天气在那一段时间里好像是完全混乱了一样,直到天明之后才逐渐恢复正常。

    而在艰难的解决了那群强盗占据的山上一座军事基地之后,劳拉从其中发现了一个线索,那就是那群暴徒自称为“索拉瑞”,他们组织起来抢夺落难者的财物和食物,并任意处置后者。

    而组织的建立者,就是之前她见过一面的那个苍老的危险男人,马蒂亚斯。

    军事基地的控制室里的操作台不出意料的坏掉了,毕竟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这么多年了,索拉瑞好像也没有对这些设备进行维护。

    而在与艾力克斯通话之后,劳拉发现解决办法就是自己必须继续爬——她要前去找维护站,一般它在非常非常高的地方。

    只是——

    在离开了山中基地,通过控制室旁边喷射蒸汽的墙洞直接穿过山隘之后,呈现在克劳馥眼前的却是连绵起伏的山峰,重重叠叠连接在一起。

    凛冽的寒风呼啸着,绵延的山峰白雪皑皑,银光熠熠,宛如一条起伏的玉龙。

    “下雪了?”

    她呆呆的看着眼前这一切,恍惚间有种强烈的不真实感,尽管这雪山美景相当瑰丽壮观,可是不管怎么说都好,只是隔了一座山,这一侧的岛屿就下雪了?

    “这未免太反常了吧?”她喃喃自语着

    “是啊,我也是这么觉得的。”旁边传来了某个熟悉的附和声,声音有些中气不足,显得有点儿虚弱。

    “嗯嗯……”劳拉连连点头,但是马上又觉得不对,脸色一变就是抓起了步枪指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

    “谁!……诶?!”

    她发现在不远处的钢梁桥的桥边,有一个临时营地,而坐在篝火旁边的则是之前失去联络的某个临时同伴。

    不过看上去他此刻的情况委实不怎么好,不但半边身子都被血迹染得通透了,而且脸色显得苍白,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