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柜qg111

    一秒记住【钱柜qg111 <a href="" target="_blank" class="linkcontent">www.HATXT.COM</a>】,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码字日当午, 汗滴桌下土。 谁知文中酸,字字皆辛苦。  “这是你今天早上的第三罐啤酒, 我建议你不要再这么喝下去。”佐伊看了他一眼。

    托尼满不在乎, “家里咖啡没有了, 你总得让我喝点什么东西压压惊。”

    佐伊站在落地窗前,望着远处雷云密布的天空。托尼眼前悬浮着光屏, 上面是贾维斯扫描出的那几个外星人的身体数据。

    “真可怕,那几个人的身体素质。”托尼说, “那个叫做卡魔拉的绿皮肤女外星人, 她的身体简直就像一具完美的杀戮机器,她的骨骼密度和肌肉纤维高出地球人好几倍。根据我的测算, 她的单手力量至少能够达到五吨。而那个满身肌肉的红纹身大个子, 他的数据更可怕, 我估计他掀翻一辆坦克就跟弹弹手指一样简单。”

    佐伊从兜里掏出张纸, 擤了下鼻涕,闷闷地说:“厉害了。”

    “那只直立行走还会说话的小浣熊, 我推测它……他人工改造的产物, 动物的声带是不能够发出人类的说话声的。”他手指划过光屏, “还有树人, 他这身体构造也很奇怪, 他体内有叶绿素, 能够进行光合作用, 但却能行动能思考, 与其说它是单独的动物或植物, 不如说他是动物和植物结合的产物。”

    对于拥有智慧的生命体,托尼愿意用人类的“他”来称呼这些外星人,哪怕对方只是一只浣熊和一棵植物。

    “星爵呢?他的数据什么样的?”佐伊问。

    托尼迟疑了一下,“你确定他真的是外星人?和他的同伴们相比他可一点都不‘外星人’啊,外貌很正常身体素质也很弱。他的数据和普通地球人类相比没什么差别,身体构造也完全相同。也许他就是个地球人?”

    佐伊沉默,她想起昨天晚上临睡前脑海里出现的莫名的声音——“被你抓住的那个男人没有说谎。”

    佐伊不清楚自己是不是应该遵循那个声音的判断。

    还有刚刚在审讯卡魔拉时,她说,“灭霸最大的爱好就是毁灭与征服,他的恶名传遍了宇宙的每一个角落,被灭霸毁灭的种族足有几十个,他迟早会来地球。”

    吐真剂是有作用的,被灌了吐真剂之后,这些外星人双目无神,佐伊问什么他们就答什么。托尼还建议佐伊去别的房间分批单独审问,好对照从他们嘴里套出来的情报有没有掺假。

    “Sir,罗迪上校给您打来了电话。”贾维斯的声音打破了沉默的气氛。

    “接通。”托尼说。

    “嗨,托尼,最近还好吗?”罗迪声音轻快。

    “不太好,甚至有些糟糕。这见鬼的天气让我觉得心情更差了。”托尼靠在沙发上,“我本来想过两天你生日的时候邀请你去海边玩帆船。”

    “顺便看辣妹?”罗迪笑了起来,“我可不是你,托尼。”

    佐伊自觉地避开托尼的电话,上楼去看那几个被关起来的外星人。托尼基本上恢复了记忆,可以很清楚地记得和自己关系比较好的几个朋友,除了他童年时的记忆有些模糊,别的已经无碍。

    不管是托尼的至交好友罗迪、深受他信赖的女助理波茨,还是至今隐藏在幕后的奥巴代,他们都不知道托尼曾经失忆的事情,佐伊会在这些人打来电话的时候装成托尼的声音把他们糊弄过去。

    星爵等人被关在楼上的一间屋子里,他们很能审时度势,在佐伊表示要喂他们吐真剂的时候,立刻就顺从地接受了,因为他们现在的身份是没有选择权的俘虏。

    佐伊不担心星爵会逃跑,她足足布下了几十层魔法屏障,连只蚊子都飞不出去。

    “美女,你是想饿死我们吗?”星爵有气无力地说,“我可以告你们虐待俘虏吗?”

    “I am Groot!”

    “你附和什么啊,你根本就不用吃东西。”火箭说,“什么?你嫌这里晒不到太阳?”

    “躺着不动可以减少热量消耗,我的最长记录是一个月不吃东西。”德拉克斯像张饼一样平躺在地上。

    而卡魔拉永远都是话最少的那一个。

    “很快就有东西吃了,”佐伊抬了下眼皮,“希望你们能习惯地球的食物。”

    十分钟后……

    “天哪!我已经多少年没吃过上校鸡块了?”星爵热泪盈眶,他在鸡块上涂了厚厚一层的糖醋酱,大口大口地往嘴里面塞。

    卡魔拉犹豫地咬了一口炸薯条,她刚嚼了一下,表情就顿住了。这种食物的热量超标了,而且含有很多种不健康的物质,对身体很不好。卡魔拉是一个优秀的战士,她对自己的饮食也有着严格的要求。

    然而星爵递给她一包番茄酱,眼神热切地说:“薯条抹上这个番茄酱味道超级棒!”

    卡魔拉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接受了同伴的建议。她笨拙地在薯条上抹了番茄酱,把它塞进嘴里,仔细咀嚼,眼神慢慢亮了起来。

    星爵不留余力地向朋友推广着地球的垃圾食品。

    “吃墨西哥鸡肉卷的时候要整个塞进去,不能先吃皮再吃肉!”他教德拉克斯和火箭地球食物的正确使用方式,“不要把牛肉汉堡里的菜叶子和洋葱扔掉,要一起吃下去,不然味道就不完美了!”

    “我不喜欢吃素。”火箭生气地说。

    德拉克斯很费解,“先吃皮、先吃肉,和同时吃皮和肉有什么区别吗?进到胃里还不是同一种东西?”

    “你这是对墨西哥鸡肉卷的亵渎!”星爵大声说。

    “I am Groot.”格鲁特身边放了一个紫外线灯,他正眯着眼睛惬意地往自己身上照。

    房间之外的客厅,佐伊和托尼同样也在吃着垃圾食品,他们一人一份海鲜披萨外加肯德基全家桶吃得不亦乐乎。托尼吃得太快噎着了,佐伊立即递过去一瓶可口可乐让他顺顺气儿。

    虽然垃圾食品对身体很不健康,但架不住这玩意儿好吃啊!肥宅快乐桶和肥宅快乐水简直是绝配,这两种食物叠加在一起带给人的快乐是翻倍的!

    两人解决完午饭问题,刚想继续讨论关于外星人的事,佐伊的电话却突然响了。

    “是佐伊·福克斯女士吗?”打电话的人用非常礼貌官方的语气说。

    佐伊愣了一下,“我是,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

    “您的亲属玛丽·福克斯在哥谭市遭到了恐怖分子的袭击,肺部中枪,在送到哥谭市立医院后因肺部大出血不治身亡了。”

    佐伊脑子里嗡的一声,她腾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脑子里产生了不真实的眩晕感。

    “……你再说一遍?”佐伊听到自己用发抖的声音问,“我姑妈怎么了?”

    电话那边的人沉默了一会,“很抱歉需要通知您这样的事情,我知道您可能无法接受,我只能说这是一场令人心痛的意外——您的姑妈现在在哥谭市立医院。我是负责这起案件的警察……”

    打电话的人无论再说什么,佐伊都听不到了。

    她脑海里一片空白,右手握着的手机被指尖溢出的红色能量分解成了漫天飞灰。

    佐伊感觉自己似乎被一柄大锤给砸中了,疼痛感和窒息感席卷全身。

    “托尼,我大概要离开这里去处理一些事情。”她表情尽量平静地说,“可以借我一个手机吗?”

    “你怎么了?”托尼担忧地观察着她的脸色,佐伊能力失控捏爆手机的那一幕没有逃过他的眼睛。

    “我大概需要去一趟哥谭,我姑妈在那里旅行,然后出了事……”她有点说不下去了,“能借我一部手机吗?好和人联系。”

    “我有一部备用的。”托尼立刻去地下室的工作间拿了一部手机,递给佐伊,“里面装了现成的手机卡,打开立刻就能用。”

    “谢谢。”佐伊低声说。

    她后退一步,在爆裂的声响中幻影显形了。

    哥谭市,这里被称作是犯罪之都。

    在城市的郊外,有一座叫做阿卡姆的精神病院,那里关押着最凶狠的重刑犯和行为逻辑最疯狂的精神病人。

    白天的哥谭喧嚣热闹,和普通的城市一般无二,但这只是因为这座城市的夜晚还没有降临,现在并不是罪犯和疯子们的狂欢时间。

    佐伊在医院的停尸房里找到了姑妈的遗体,她手指颤抖着,甚至没有勇气打开盖着遗体的布。

    “你很愤怒,对吗?我能感受到你的情绪,痛苦的情绪。”佐伊心底出现一道温柔的女声,“你想让你的姑妈活过来,因为这件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你不能够接受你的亲人死于这样的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