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柜qg111

钱柜qg111 > 侦探推理 > 狂狼大少之王者降临 > 第112章:遇劫(下)
    高德宝突然向前冲迎向劫匪,把白小雪吓坏了,她想拉又没拉住,情急之下只好拼了命的大喊救命,试图让附近的路人听见,能过来帮忙。

    也许是白小雪撕心裂肺的喊声吓到了劫匪,高德宝明显察觉到面前劫匪手中的球棒一个停滞,劫匪的身子也吓得抖动了一下。

    高德宝眼疾手快,趁着劫匪走神和动作的迟滞,一把抓住他手里的球棒,紧接着一脚冲着他小腹踹了过去。

    动作虽然很简单,也谈不上任何搏斗的技巧,但效果却是很好,劫匪没想到面前的男子冲过来那么快,腿上力量又那么大,没来得及反应便先落了下风。

    劫匪被高德宝一脚踹了个趔趄,小腹像是被一根木桩硬撞了一下一般,肚子里肠子都搅在了一块,疼得他踉踉跄跄倒退了几步,却还是没有站稳一屁股跌坐在地上,手上球棒也脱手扔了出去。

    高德宝见得了优势,便立即冲上去准备擒住劫匪,劫匪这才反应过来,咬着牙强忍着腹痛,硬撑着爬起来拔腿就跑。

    以高德宝的速度,用不了三秒钟就能追上他,然后把他爆锤一顿,但想起白小雪还在身后,而巷子另一头还有个劫匪的同伙,便放弃追击,回头去迎击另一名劫匪。

    这种劫匪也不是真正的恶人,就是那种街头小混混而已,见被打劫的人忽然奋起反击还这么勇猛,他也吓得心惊胆寒,想想自己的同伴都逃跑了,他哪里还敢多做停留?

    那个同伙也只是挥舞着球棒给自己壮胆,嘴里大喊着“不要过来”,等高德宝冲了上去,手里球棒抡起来冲着高德宝一扔,也是转身就跑。

    高德宝反应速度算是快的,但毕竟两人离的太近,光线也不是很好,他很难判断球棒飞过来的路线。

    只是凭着感觉,下意识地抬手去挡那根球棒,不料用左胳膊挡了一下,飞行的球棒反而弹了一下打在了他头上,嘭的一声打的高德宝有点懵,再下意识地抬手一摸额头,竟流血了。

    高德宝心中大骂自己好蠢,干嘛要挡呢,躲开不就好了嘛。

    可转念一想,那一瞬间他能做出抬手挡的动作,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挡似乎更能显得他动作很酷,更大的原因则是他怕白小雪就站在他身后,万一他躲开,受伤的很可能就是白小雪。

    他回过头来对白小雪尴尬笑笑,“本想装酷的,结果又逗比了。”

    白小雪气呼呼地怨他非得逞强,昏暗里看到高德宝头上流血的时候立即吓哭了,赶紧冲过来察看高德宝的伤势。

    “你流血了!你傻啊,干吗不躲开啊?!”

    白小雪紧张起来,也不知道高德宝伤的重不重,掏出一块手绢按在流血的地方,“我带你去医院!”

    说完不由分说便拉着高德宝走,高德宝辩驳道,“你才傻呢,我躲开,万一你在我身后,不就砸到你了嘛!”

    但看见白小雪流泪的那一刻,他又忽然有种很熟悉的感觉,又温柔地说了一句,“白小雪,你是这个世界上第二个为我流泪的女人。”

    白小雪怔了一下,原来高德宝刚才硬用自己的胳膊去挡飞过来的球棒是担心她在他身后,一股暖流袭上心头,眼泪也忽然更多了起来。

    当然她也明白高德宝说的另一个女人一定是他母亲,想起之前和高德宝的聊天里他只提起过他父亲却从来不谈他母亲,应该已经猜到他的母亲已经不在了。

    母性的力量让她这一刻忽然间觉得高德宝真的很单纯,同时又是一个非常可靠的男人,之前那些担心高德宝太年轻不懂感情的忧虑也一扫而光。

    她回过头来又察看了一下他的伤,温柔地安慰道,“别愣着了,让我先带你去医院检查一下好吗?”

    高德宝忽然紧紧把她抱在怀里,“我的伤,不打紧的。”

    白小雪任由他把自己用在怀里,想起刚才的事情来有些后怕,又开始气恼起来,“你干嘛和劫匪硬来啊,你看你,都受伤了,万一你出点什么意外,我可怎么办啊?”

    高德宝抱紧了白小雪,用脸轻轻摩挲着她的头顶,十分享受这种感觉。

    “没事的,我告诉你我练过的嘛,两个小混混,我还不放在眼里。

    对了,你还说我呢,刚才你不是傻乎乎的还要保护我?你就没想过,你这么点小身体,能保护的了我吗?

    再说了,我一个大男人,让一个瘦弱的女人保护,我以后在江湖上还混不混了?”

    “嬉皮笑脸!”

    白小雪知道这是高德宝故意哄她,却狠狠拿头顶了顶高德宝的下巴,“受了伤也不老实,还有心情开玩笑呢,也不知道是不是被一棍子打傻了,赶紧跟我去医院吧。”

    高德宝执拗不过,只得跟着白小雪去了一家大学城里最近的一家24小时营业的私人诊所。

    值班的医生仔细检查了一下,说伤是皮外伤,虽然流了点血,但并不大碍,上些止血药和消毒药,包扎一下,过几天就能好。

    高德宝一脸不在乎,男人嘛,流点血算什么大事?

    可白小雪却追着医生后边一个劲儿的问,“真的没事吗?真的没事吗?要不要做个ct之类的,检查检查他这里有没有事?”

    白小雪指着自己脑袋,搞得老头医生有点不耐烦,“小姐,他真没事,你看看他,壮的跟狮子一样,只不过碰了一下擦破了头皮,一点小伤口而已,不会有事的。”

    高德宝却忽然插了一句,“不会留下疤痕吧?哥帅气的光辉形象可不能有任何闪失!对了,我不是狮子,我是狼!”

    医生看怪物一样看着他,那意思差不多是这孩子脑子看来真的可能被敲坏了,说的这是什么颠三倒四的话?你是什么管我屁事?

    不过作为医生,还是认真回答了他一句,“说了是擦伤,顶多过一会儿可能肿起一个包来,不会留疤的。”

    倒是白小雪听见高德宝这时候还说这种话,反而觉得他可能没事。

    钱包捡回来了,里边也没了钱,这种私人诊所诊金也好贵的,白小雪钱包就算还有那二三十镑,估计也不够付账的,好在她还有可以用来付账。

    二人付了账走出诊所,白小雪看着高德宝头上一圈歪歪扭扭的绷带,是既心疼又觉得他的样子好好笑。

    “你看你,一个冲动害的自己受了伤,如今包的跟个傻子似的,你说你是不是特白痴?”

    高德宝依旧不以为然,“我白痴,你也白痴,咱俩这不正好一对白痴嘛。”

    白小雪忽然又有点生气,举起双手掰着高德宝的脑袋让他认真看着自己,“以后不要这么冲动,钱是小事,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高德宝知道她说的道理没有差,只是想起刚才那种情况,他觉得安全其实不是最大的问题,丢了他男子汉的面子才是最大的问题。

    遇上两个小混混就认了怂,将来被队友知道了这件事,还不笑话死他?

    但他看着白小雪的眼睛的时候,什么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了,那双眼睛晶莹剔透,深邃而纯净,又是那么的含情脉脉,让他一时有些失神,竟忍不住突然低下头去吻上了白小雪的嘴唇。

    白小雪也怔了一下,惊慌失措之下心里小鹿儿乱撞,可一股温暖从双唇传来,接着一丝甜味,就像嘴唇抿着糖水一般。

    她下意识的缩了缩身体,羞涩地浑身都微微抖了起来,可就在他感觉双唇上的温暖和甜蜜就要离开的时候,不知为何她又有些不舍,竟鼓起勇气踮起脚尖主动又吻了回去!

    高德宝也有些吃惊,一开始是他下意识的一股冲动,后来感觉到白小雪身体的颤抖,又觉得他这样做似乎有点唐突失了一个君子的风度,便准备要停下来的。

    可后来白小雪忽然吻了回来,他整个心都要融化了,激动的心情竟无以复加,于是更用力地怀抱着心爱的女人,怎么都不肯分开。

    白小雪人生第一次和一个男人有这样的亲密接触,那感觉很温暖很甜蜜,又让她有些紧张,还有些小小的刺激,好像整个时间在这一刻都停了下来。

    感情的洪流在脑袋里奔涌起来,一时间里竟无法抑止,脑海里闪现过一幕幕她和高德宝之间的过往,最后定格在刚才那一幕。

    她心里忽然懂了,这也许就是爱情,而高德宝就是那个可以保护她爱护她的男人,而她也愿意为了这个男人用尽自己的一切。

    两个人抱着吻了好久,高德宝的舌头不老实地探过去的时候,才让白小雪尴尬地推开他,嘟着嘴小声嗔怪了一句,“臭流氓!”

    不知怎么了,两个人每次提到这个词,就忍不住捧腹大笑起来,高德宝也强词夺理道,“开始是我,后来是你吻回来的,所以呢,你也是流氓,女流氓!”

    白小雪捶了高德宝胸口一拳,也学着他的口气笑道,“我是女流氓,你是男流氓,我们来正好是一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