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柜qg111

钱柜qg111 > 恐怖灵异 > 界域管理执行者 > 第一百二十四章 像拍苍蝇
    此时山无凌正坐在电脑桌前,那张可爱异常,常年天真可爱笑眯眯的脸,此刻正一脸严肃的看着下方的时亦。

    而零幕度和肖狩一左一右分别在时亦的左右两侧,此刻也是一脸的严肃面无表情看着时亦。而在中间同时被三人盯着的时亦,侧是跪在一个电脑键盘上。

    键盘上的按键一个也没凹下去。虽然跪的辛苦,跪的脚都麻了,而时亦也不敢让它凹下去,也没时间去管它。

    此时的时亦正低着头,时不时的偷瞄一眼山无凌。每看山无凌一眼,额上的冷汗便多一点,到了后来,脸上满满的都冷汗了。但时亦却不敢去擦,别说擦了,就连大气都不敢出一个。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空气中的压抑越来越厚重。也不知沉默了多久,仿佛过了一个世纪般。

    山无凌终于开口了,那张可爱的脸蛋上满满的都是冷漠,而声音冷清,却掩饰不住里面的冷意。“时亦,说了吧!那十万块呢?”

    这样的山无凌怎么看怎么可爱,怎么看怎么有一种叫反差萌的即视感。可是此时的时亦听到山无凌的声音下意识地一抖,抬头飞快的看了山无凌一眼,然后又飞快的低下了头。

    而听到山无凌话中的内容,额上的冷汗冒的更欢了

    “什、什么十万块?”说着眼晴四处乱飘,就是不敢看山无凌几人,这样子怎么看怎么像是做贼心虚。

    山无凌闻言眼微眯,静静的看着时亦不再开口说话。

    虽然山无凌不再说话了,可是,时亦却感觉到空气中的杀气越来越厚重,而自己左右两边同样的杀气不断的在攀升。

    时亦额上的冷汗犹如不要钱似的拼命往下掉,正在时亦以为山无凌不会再说话时。空气中的杀气越来越重,几乎化为实质朝自己而来时。

    忽然,山无凌笑了,空气中的杀气顿时消散一空。山无凌笑的极其的温柔。“阿亦啊!”

    时亦听到山无凌这个温柔的声音非但没有松一口气,反而还下意识地一抖。哆嗦着嘴唇,脸上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什、什么事?小、小凌儿你别这样说话。我、我有点害怕。”

    山无凌闻言笑的更温柔了,“害怕什么啊?我可是最温柔的,嗯……我跟你说个事哦!我听说我们上次接的那个委托的报酬是十万块,哦!就是阿渺姐姐的那个哦!可是,你不是说那个任务才一千块吗?所以,你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吗?”

    时亦闻言这下不光是脸上冒汗了,就连背上也忍不住冒汗了。

    “你你你听谁说的,绝对没有这一回事。怎、怎么可能有十万块啊?一个那样的委托,你说是吧!啊哈……哈哈……哈哈哈……”

    时亦一边尴尬地笑着,一边拿眼睛瞄山无凌。看到山无凌笑眯眯地看着自己,时亦又极快的挪开了视线。

    山无凌也不在意时亦说的,而是继续道:“本来我也不相信的,毕竟,我们当初可是说好了的,不管是谁抓到偷渡的或是谁接到的委托,不管钱多钱少。我们四个人都平均分。

    而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了,你怎么可能会干这种事嘛?毕竟区区十万块怎么可能能买我们十年的友情嘛?是十年又不是十个小时或是十天更或者是十个月,而是十年啊,整整十年啊!

    3650个日月,81600个小时,5256000个小时啊!除了睡觉都在待在一起,还住在同一个屋檐下。我们可是比跟自己的爹妈都还要亲的人啊!区区十万怎么可能、能比的过我们这十年的朝夕相处啊!你说是吧?”

    时亦听到山无凌这么说,再看看满脸温柔笑容的山无凌。除了点头就是点头,不点头还能怎么办,难道要他摇头?时亦敢保证只要自己敢摇头。那么,自己绝对会死得很惨的,不用想都知道。

    山无凌看到时亦点头,然后,继续开口道:“对吧?你也同意我的说法吧!”

    时亦除了拼命点头还能说啥?先过了这一关再说,其他的以后再想,毕竟现在都没有了的话,还谈个屁的以后啊!时亦可不知道,现在的他正在狠狠的作死。这句话也是要看什么情况下,对什么人的。

    而现在对山无凌来说无疑是火上浇开油。

    山无凌看着拼命点头的时亦依然笑眯眯的道:“那么,阿亦啊!你能告诉我,你酒后吐真言时说接的阿渺的那个委托有十万块,是真的还是假的?

    如果是假的,那么,你为什么要说这样的话呢?什么都不说,偏偏说自己接的那个委托有十万块。唔……你能告诉我是为什么吗?”

    时亦听到这真恨不得有一台时光机或是时光能够逆转,让自己回到那时,打死那时的自己。或是坚决不喝酒,真的是喝酒误人啊!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时亦瞄了一眼笑眯眯的山无凌。

    满脸闪躲,尬笑道:“哈……哈哈哈……小凌儿你是不是听错了?怎么可能啊?也有可能是我乱说的,当不得真啊!真的,你要相信我啊!”

    山无凌依然笑。“是吗?”

    时亦正想点头,然而,下一秒,时亦就感到了一阵天旋地转。

    然后,从背上传来一阵痛感,时亦惨叫一声。原来山无凌也不知什么时候闪到了时亦跟前,直接给了时亦一个过肩摔,干脆利落的把时亦给摔到了地上。山无凌听着时亦这惨叫声,对着时亦笑得更欢了。“怎么样?舒服吗?”

    “……”时亦这才看清是山无凌,时亦非常想摇头。可是,山无凌根本就没打算给时亦这个机会。再次笑眯眯的抓起时亦的脚,像拿着拍苍蝇的网板在拍苍蝇似的,抓着时亦的脚就往地上拍。一次比一次重,一次比一次响。

    而时亦再次惨叫出声,一声比一声惨厉,一声比一声大,一声比一声惨烈。真是闻者伤心听者流泪,不知道的还以为发生了什么虐待事件。

    好在门是关起来的,而隔音效果,很不错。不然,绝逼会有人报警的。

    接下来是山无凌单方面的虐菜,还是毫不留情的那种。一时间只剩下了时亦一个人的惨叫,和时亦被拍到地上的声音。

    而零幕度和肖狩非常有默契的远离了山无凌和时亦两人的战场,以免被殃及池鱼。不得不说,生起气来的山无凌还是挺可怕的,尤其是笑着的时候。

    我等凡人还是不要去作死好了,毕竟,如果说平时的山无凌战斗力是100的话,那么愤怒中的山无凌战斗力就是150。100时都打不过,被单方面虐菜。那就更别提一战力150时能不被虐菜了,这根本就是不可能。

    而且……看见这货被虐的这么惨……

    他们……

    可是相当的高兴呐!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