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柜qg111

    柳嫣然的脸色白了一下。

    她刚才之所以开口,是因为她妒忌苏怀宁,妒忌她长的越来越漂亮,比她还亮眼,妒忌她可以活的肆意潇洒,又有一个好未婚夫,还有一个太子姐夫,而她,却是一个可怜的穷苦寄生虫,寄住在苏家。

    以前,苏家日子过的好,外祖母对她也大方,三不五时的给她买新衣裳,新首饰,点心更是天天换着花样做给她吃,苏家的孙女每个月吃的燕窝次数一只手都能数得过来,而她天天有吃。

    她穿好的,吃好的,戴好的,苏家的几个嫡孙女都不如她日子过的好,而她手里也从不会缺少银钱用,且库房里还堆了半库房外祖母给她置办的嫁妆。

    可如今,苏家落魄了,外祖母不在给她银子花,不再给她卖新衣裳,新首饰,就连月例,也从以前的十两银子,到现在的三两银子。

    好吃的点心瓜果和燕窝,她平日更是难得吃一回。

    可是,她却听说,苏怀宁天天会让丫鬟出去买点心瓜果回来吃,燕窝更的每日早上都有。

    凭什么,苏怀宁凭什么一下子比她过的还好?

    苏怀宁就该跟以前一样,过着猪狗不如的生活才行,那好日子,应该是她过的。

    柳嫣然心里在嘶喊,在愤怒,可脸上却一点儿也不敢表露出来,眼里还含着眼泪,楚楚可怜道,“七表姐,我错了,我不是故意那么说的,我……”

    “我知道,你是有意,不是故意。”苏怀宁接过话,冷若冰霜的盯着她。

    柳嫣然满脸悲伤,娇弱的身子前后晃了晃,“我……七表姐,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我,我……我只是一时口快而已,我无意伤害你,你要相信我。”

    说着,都要哭出来了。

    老太太见宝贝外孙女哭了,冲过来,抬手就要打苏怀宁,“你个小賤人,先是忤逆我,再是欺负嫣然,看我不打死你,哎哟……疼疼疼……”

    扇下去的手腕,被苏怀宁一把狠狠抓住了。

    苏怀宁敢对她动手,这是老太太万万没想到的,她一时之间都惊蒙了,不敢置信的瞪着苏怀宁。

    苏怀宁道,“祖母,你这蛮不讲理打人的习惯还没改么?”

    她似笑非笑,笑不达眼底,“明明是嫣然表妹想要污了我的名声,诬陷我是小偷在先,我气不过,才辩解了几句,祖母也在场,从头看到尾,知道我没错,错的是嫣然表妹她们,可是,祖母却偏向嫣然表妹,还不讲道理的乱打人,这让作为你嫡亲孙女的我情何以堪?”

    “死丫头,谁偏向了,明明错的就是你。”老太太说着,目光却扫向了在场的其他几个孙女。

    见孙女们都用一种疏离又怨愤的目光瞪着她,老太太心里咯噔一下,瞬间就反应出来苏怀宁这是在挑拨离间。

    她当即张嘴,就要破口大骂,手腕上却一疼,“哎哟……”了一声。

    老太太这才想起,苏怀宁还一直抓着她手腕没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