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柜qg111

    夏总司令眸光冷沉看着画面,他知道叶简在哪一架武直坐着,也知道叶简担起什么责任,一名陆军跟着空军到天上飞起飞落,还要拿着枪拉开舱门完成地面精确射击,个中难度谁能知道?个中危险谁又知道?

    没有人知道到底有多难,却知道个中危险到底有多大。

    是生是死,一切未知。

    机一下降高度逼近三百米,紧闭舱门拉开,一杆子黑漆漆的枪管伸出来,同时,还有一条膝盖弯曲的腿一并伸出,脚掌半垂空,脚后脚紧踩舱门边缘。

    孔师长身边一位空军上尉低低说着,“机一狙击手发现目标。”

    “陆军来的特种女兵。”孔师长补充,原本自然垂放身体俩侧的双手成拳头,抵按轻钢合成的折叠会议桌桌面,这一刻,孔师长的表情分外凝重。

    能否成功?能否平安空降?

    能否平安空降叶简没有办法保证,她只能够保证自己击中目标,给空降兵清出一条生路。

    目标瞄准,带着露指作战手套的纤细手指扣动扳机,寒风里,子弹嘭出一道小小火尾,带着尖锐的杀伤力朝着地面目标破空而去。

    空气挤压,子弹从浓雾里劈出一道条路,哪怕浓雾未散,而地面目标若隐若现,似长了眼睛般的子弹击中目标。

    总控中心一台计算机传来急骤“嘀嘀哒哒”声音,守在该台计算机的年轻官兵汇报目前情况,“机一狙击手成功击中地面目标,所有雷达干扰装置开启。”

    所有雷达干扰装置开启,孔师长一直抵按桌面的双手手背浮显道道青色经络,视线也愈发沉冷。

    一声长长“滴”声拉响,雷达干扰装置开启,三架武直失去雷达有如失去了双眼,全靠飞行员的经验完成此次演练。

    机身被气波冲到颤抖,夏总司令双手狠地一紧,半点余光都分不出的总司令的表情比孔师长还要肃冷,上面,有一位陆军培养八年之久的特种女兵,不能有事,绝对不能出事故!

    杨少将嗓子眼都绷紧了,一直盯紧盯紧,看到武直颤抖,杨少将嗓子眼微地咽动,看到武直平稳机身又轻轻地不着痕迹松口气。

    这场演练当真比任意一场演练都让杨少将担心,陆军跑去空军阵队里,能不操心吗?

    陆地作战的士兵跟着一群空中作战的空降兵出生入死,真有什么危险陆军出身的叶简空中逃生能力绝对比不过空降兵。

    反过来想此次演练对叶简的的确确是个大好机会,她接受能力强,个人能力又出众,前去海军训练因成绩出色,惹得海军的董司令不想放人。

    如今孔师长也看中叶简的个人能力,也想把她留下来,若是……若是……她能够成为海、陆、空所有训练,三栖特种女兵第一人!

    种种担心此时此刻都得压下,完成第一枪射击让杨少将不禁微地闭闭双眼,很好!

    从未让人失望过的女兵叶简,你,完成得很好!

    傅爸不知什么时候走到夏总司令身边,视线盯着屏幕重新复飞的武直,声音里绷了少许肃冷,沉敛问道:“刚刚开枪射击是我女儿,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