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柜qg111

钱柜qg111 > www.qg111.com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2646章 戏精的,诞生…
    一秒记住【钱柜qg111 <a href="" target="_blank" class="linkcontent">www.HATXT.COM</a>】,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不如本尊帮你假戏真做如何?”说这话的时候,顾长生背着众人,笑的那叫一个惬意……

    阴人?

    谁还不会咋地?

    只是顾长生向来孤傲,不屑于用这种法子!

    可是,对什么人下什么菜,对顾天瑶这样的白莲花,阴人这样事儿,顾长生觉得做做还是很有必要的!

    毕竟,顾长生觉得,自己的演技,咋地也不比她差不是?

    “你!你这个阴险毒辣的女人!”顾天瑶听到顾长生这话,当即白着一张脸低叱道,当然……

    她那因为疼痛惨白的脸色,没有人能看见……

    没有办法,谁让她脸上如今都是墨鱼汁儿呢?

    墨鱼汁儿这种东西,一旦沾染上,那是没有个三五天,根本洗不下来的,顾长生这一招用的,可谓是害的顾天瑶不浅……

    “阴险毒辣?若论阴险毒辣,谁又能比得上天瑶神女呢?李沐雨可不就是被你当枪使,最后死在了你的手中?”顾长生听到顾天瑶这话,当即挑眉道……

    李沐雨是怎么死的,顾长生比任何人都清楚!

    自己杀了李沐雨,嫁祸顾天瑶,这顾天瑶平白无故的被人嫁祸,黑锅背的妥妥当当,到现在都还没有洗清嫌疑,原本已经有够怄火的了,再听到顾长生这话,更是气的红了眼睛!

    “没有!我没有!我没有杀李沐雨!李沐雨不是我的杀的!不是!”双眼血红的挣扎,顾天瑶想从顾长生的手中逃出生天……

    可是……

    动不了啊!

    顾长生的手掌仿佛吸铁石一般,根本就动不了!

    这一个瞬间,顾天瑶才发现,自己好像真的中了长生殿姑姑的圈套!

    长生殿尊荣无比的姑姑,怎么可能是泛泛之辈?

    怎么可能被自己打的毫无招架之力只能逃跑躲避呢?

    示弱!

    原来这女人一直在对自己示弱,让自己轻视了她!

    如今倒好,自己落到了她的手中,这半边的肩膀,都已经失去了知觉,再这么下去,还不知道会是什么下场……

    生气!

    怄火!

    顾天瑶从未受过这样的屈辱,可是,却又无可奈何!

    “你有没有杀李沐雨本尊并不关心,本尊只知道你不知死活的来招惹本尊,顾天瑶,你不过是帝都的一个小小世家之女,你告诉本尊,到底是谁给了你这样的勇气,让你有胆量胆敢招惹本尊的?你是靠演技上位,可是本尊走到今日这般地位,靠的是实力,这就是你与本尊最大的区别,如今,你可记得了?”顾长生听到顾天瑶这话,冷笑了一声,道,“所以,这化骨绵绵掌,你就好好体会一番,等下上演苦情戏的时候,也能演的真切一点儿,好引人入胜不是?”

    化骨绵绵掌,是自家那一双女儿发明的招式!

    想当年,顾长生将才将两岁的宝宝和贝贝扔进了试炼之地,那两个小吃货为了抓捕凶兽,发明了这个方法,这样化骨绵绵掌一出啊,骨头会生出裂纹,从外面看不出什么,可是那裂骨之痛,那可不是一个好的生活体验……

    而顾长生要的,就是外面看不出来伤势,内里却伤的很是深沉的重伤!

    “你!你这个贱人!你太阴险了!”顾天瑶闻言,虽然不知道化骨绵绵掌到底是个什么鬼,可是自己肩头的疼痛是那么的真实,真实到让顾天瑶忍不住的大吼出声……

    “不及某人啊不及某人!本尊较之天瑶神女的无法无天,那还真是差的远了!”顾长生闻言,低笑了一声,道,“顾天瑶,记住,不要招惹你不能招惹的人,否则,你的下场,绝对比今日好不到哪里去!”

    冷哼了一声,顾长生说出这最后一声告诫,然后,看都没看顾天瑶一眼,抬手,直接将顾天瑶给震飞了出去……

    而这一切……

    包括顾长生和顾天瑶那几句对话,一切的一切,不过都发生在转瞬之间,四周的围观之人还未看清到底发生了什么,顾天瑶的身体已经倒飞而出,摔在了一块石头上……

    “嘭!”

    “噗!”

    撞击声和吐血声,如期而至!

    四周之人见此,都忍不住的上前了一步……

    “天瑶神女!”

    “天瑶神女!”

    “天瑶神女!”

    “……”

    “……”

    不无担忧的轻唤……

    虽然,顾天瑶身上如今还背着杀了李沐雨的嫌疑,还有李沐雨死前,揭发的顾天瑶想要杀了顾长生的嫌疑,可是,即便是如此,顾天瑶依旧是众人心中的天瑶神女……

    天瑶神女的形象,在大家的心中根深蒂固,不是一时半会能够化去的,更不会因为一两个嫌疑就让众人对顾天瑶改观……

    这一点顾天瑶知道,顾长生更是心如明镜!

    只是……

    “我……我……”口中吐血连连,顾天瑶堪堪从地上踉跄着爬了起来,眼中的恨意一闪而过,转瞬化为可怜楚楚的往顾长生看去,“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姑姑你要这么对我?姑姑你德高望重,可是,也不能如此欺凌天瑶啊……”

    即便是长生殿姑姑知道自己在用苦肉计,那又如何?

    为了自己的颜面,为了自己苦心经营的形象,顾天瑶必须演下去!

    不演下去,她的形象就会毁于一旦,她和太子殿下的婚事,也会不被皇室看好!

    那不是顾天瑶想要的结果……

    所以,就算是心中真的怕了眼前的女人,顾天瑶还是骑虎难下,不得不继续演下去……

    “呵呵!”听到顾天瑶这话,顾长生只能呵呵哒……

    这还真是……

    什么叫天生的戏子?

    顾天瑶这就是天生的戏子啊!

    明明自己都当面拆穿了她的戏码,可是人家就是能够面不改色的继续演下去,就凭这份功力,顾长生就想说,她自叹弗如啊有没有?

    “姑姑,传言你最擅长制药,此事可真?”顾天瑶见顾长生自负的没回答,只是冷笑了一声,当即开口继续问道……

    自负?

    有的时候是会害死人的!

    就比如现在!

    长生殿姑姑的自负,就是自己洗脱自身的最好契机!

    “是又如何?”顾长生闻言,挑眉。

    其实,顾长生完全知道顾天瑶想要做什么,想要说什么……

    比如说现在,顾天瑶问自己是不是擅长制药,制药自己给了肯定的答复,她肯定将她适才说的话,推脱到自己的身上……

    果不其然,下一个瞬间,听到顾长生这话的顾天瑶脸上就闪过一抹狂喜之色,激动的道,“那姑姑你为什么对天瑶下毒,害的天瑶说出那般不知所谓的疯狂言语?害的天瑶冒犯了姑姑?姑姑若是想要教训天瑶大可直说,为什么要如此大费周章?姑姑你可是长生殿德高望重的姑姑啊……”

    顾天瑶这话说的情真意切,虽然外貌狼狈,可是,那殷切的语气,充满了不敢置信,充满了被欺凌之后的敢怒不敢言……

    顾天瑶这番话,还有这作态,顿时就让在场之人惊疑不定了起来……

    “对啊,长生殿的姑姑那可是最擅长制药的,听说这两年,就是因为有姑姑在,长生殿出品的丹药,都胜过以丹药立足的丹宫了……”

    “姑姑这样为难天瑶神女,也不知道到底是因为什么?”

    “肯定是因为太子殿下啊!”

    “我就说吗,天瑶神女又不是疯了,怎么可能会主动去招惹长生殿的姑姑的?这可不,这明摆着是姑姑恃强凛弱,欺凌天瑶神女啊!”

    “瞧瞧,瞧瞧天瑶神女给人整的啊,这叫一个狼狈啊!姑姑也真是下得去手!”

    “姑姑你这么做真的太过分了,天瑶神女纵然是皇族内定的太子妃,可是,天瑶神女又没有招惹你,你怎么能这么对待天瑶神女?”

    “……”

    “……”

    是以,围观群众很是买单的被顾天瑶再一次蛊惑,转头那枪头子就对上了顾长生……

    顾长生挑眉,好整以暇的看着四周之人的态度转变,眼底满是不屑之色……

    愚昧的群众啊!

    这样的事情,顾长生早不知道见过多少回了,因为无知,所以最容易被蛊惑,再加上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的人多了,仿佛也就变成了真理一般,一个个的都深信不疑……

    顾长生懒得解释,也不想解释,她只想看顾天瑶到底想把这戏唱到什么地步而已……

    可是,顾长生这厢不解释,那厢听到这间动静赶回来的帝筱,才刚回来就听到这话,顿时就不干了!

    “你们在胡说八道些什么?顾天瑶是什么货色?也配我家姑姑欺负?我家姑姑想要弄死顾天瑶,和碾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哪里用得着这些个手段?”

    帝筱之前被顾长生赶走了,虽然走的有些不情不愿,可是,顾天瑶不敢不听顾长生的话,听到动静之后重新回来,看到自家姑姑被人说三道四,帝筱顿时就忍不住了有没有?

    那可是自家姑姑哎!

    自己不护着,那还指望谁护着?

    不过,不得不说的是,长生殿娇生惯养的大小姐小公主帝筱,那是真的很有几分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味道的,这话一出,在场之人的脸色,顿时就变了有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