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柜qg111

    翌日,清晨!

    苏家众人吃过饭后,便将包袱收拾好,准备离开了。

    苏婉娘带着孩子站在院子里,看着大家背着包袱要走的样子,心中有些不舍。

    到底生活了这么久,也有感情了,哪里是能够释怀的。

    “娘,你们何时再来?”

    人还未走,苏婉娘已经念着他们何时再过来住住的。

    孔妙玉闻言,高兴不已的笑了笑,女儿依赖他们,想让他们过来,她自然高兴。

    只是三宝镇那边的生意不能落下了,再则孙儿还要学习,每一样都不嫩耽搁。若非如此,她也不必急急忙忙的回去了。

    拿着女儿的手,轻拍几下,孔妙玉也是一脸的不舍。

    “你好生照顾自己和外孙孙,娘和你爹还有你大哥大嫂便先回去了。等到不忙的时候,我们便过来看看你。”

    虽说路程有点远,但是哪怕隔山隔海,她也放不下这个女儿啊!

    苏婉娘听到孔妙玉的话,也知道不能强求,点点头答应下来。

    陶香如在离开前,送了一个包袱:“小妹,这些是我给两个孩子坐的衣裳,手艺不成,你可别嫌弃。”

    其实,她这是客套话。

    之前为了做孩子的衣服,她从选料子开始,一步步没有一丝马虎的。

    为的,就是让小妹能够看得上眼,给孩子们穿。

    苏婉娘见陶香如如此记着孩子们,也十分感动,欣喜的结果后,点点头:“嫂子说哪里话,嫂子的手艺最好,我过两日便给他们穿上。”

    陶香如见苏婉娘这般开心,也十分高兴。

    任谁做的东西被人喜欢,自然都会乐呵的。

    苏明哲没有太多话,而是给苏婉娘递了两个盒子,这是出门的时候看到便买了的,只是看了一眼便觉得适合妹妹那素雅的模样。

    当然,自家娘子和娘,也不会落下的。

    苏婉娘没有推辞,没有看里面是什么,便就收下了。

    苏正平想要抬手碰碰女儿的发,这才发现,女儿如今都嫁人了,便缩回了手。

    “有什么事情便给爹爹或者你大哥写信,在外头别委屈了自个儿!”

    孩子在外委屈了,做爹娘的最为难受。

    苏婉娘听到这些话,已经是红了眼眶,带着鼻音恩恩的答应着。

    家人对她的好,她记在心中,也时常想要回报一二。

    大家又说了一会儿话,直到苏全将马车停靠在门外,便见苏明哲打破了沉闷的气氛道:“时候不早了,走吧!”

    这次,大家没有逗留,点点头走出院子。

    百草园外头,三两马车停靠着。

    其中一辆完全都是苏婉娘准备的东西,吃喝用的全都有,药材也放了不少。

    当然,里头还有她偷偷放的银钱,以及信件。

    目送大家上车,孔妙玉看了看女儿和外孙孙,不忍的别过了脸。实则,眼泪都出来了。

    苏婉娘看着马车离开,抱着女儿便回了屋子。

    既然大家担心自己,自己就更要珍惜了。

    接下来的日子,苏婉娘教了不少东西给商紫苏,甚至将自己之前写的一箱子药方给商紫苏看,并且为她解惑为何如此开药方等等。

    商紫苏也十分用心,哪怕知晓自己年纪不小了,学这个可能费劲。但是她还是不懂就问,十分虚心。

    这一点,也让苏婉娘十分满意。

    不过除了商紫苏学医的事情,苏婉娘主要着手于卖货。

    她手里头的东西很多,西北那些货,她分了一些出来,然后交给商老爷去卖。

    甚至,直接告知商老爷要卖到府城那些地方,因为价高啊!

    商老爷做生意已经几十年了,人也通透,见苏婉娘这般便知她缺钱。但是问过后,见苏婉娘没有多解释,便就不好多问。

    心中不是不疑惑的,毕竟这几天里,他那药铺可给苏婉娘送了好几批银子的。

    那银票可不少呢,也不知道她到底的做什么,居然那般缺银子。

    苏婉娘不说,商老爷便不问。

    到底每个人都有权利为自己的保密。

    又过了十天,手里头的银钱足够了,苏婉娘便让苏全过来,有要事安排他去办。

    “这些,你带着去上京城买间铺子,再买一间宅子。若是银钱尚且足够,再买几块地也成。另外,买一房人收拾屋子。”

    苏婉娘将一叠银票交给苏全,她给的银子可不少。

    苏全有些意外,之前就见主子大动作的买东西卖东西,原来,都是为了安排自己去上京城?

    想到主子爷去了上京城,身份居然是军师大人,这一点,已经让苏全一家子震惊不已了。

    如今苏婉娘的做法,苏全想了想也明白过来。

    这,怕是为了以后过日子方便才先做准备的。

    “夫人放心,小的一定好好办!”

    自家主子交代的事情,苏全没有半点儿敢含糊的。

    苏婉娘点点头,然后指了指桌上堆积的东西,告知他:“你去了以后,先别去衙门备过所。”

    到了一个地方,手里头带着类似前世户口本的过所,然后要备录在上京城的衙门中的。

    只苏婉娘还有事情要办,便让苏全不要先处理这个。

    苏全有些担忧,毕竟,到了地方是必须尽快拿了过所给衙门瞧的。

    见他没有说话,苏婉娘解释道:“也不许多久,三日,三日后,你便去衙门就成。”

    顿了顿补充道:“三日之期,你将这些东西都秘密卖掉,注意别让人查到什么。等办妥这些,你再去衙门。”

    苏全听到苏婉娘的话,明白过来。

    原来,主子这是打算在上京城再赚一笔了。

    苏全也不是没有见过好东西的,商家也不是普通人家,自然好东西见得多。跟在苏婉娘身边后,苏全见识更广了。

    那些东西的估价,他心里十分清楚。

    苏婉娘手指轻巧桌面,似是思考,半晌又道:“这次你带着苏威过去,好生教教他,以后他也需独当一面的。”

    苏全有些吃惊,随后赶忙跪在地上,心里头高兴得砰砰跳。

    “多谢主子!”

    话语不多,但是主子话里话外透露的,便是以后能让儿子做管事。

    但是能不能当上管事,这件事就要看个人的能力了。

    苏全有能力,自然也能教导自己儿子了,对这件事,他觉着十拿九稳。

    苏婉娘不喜人跪地,而且她也怕折寿,让苏全赶紧起来,她早在苏全屈膝的时候侧开了身。

    “你先下去吧!”

    她这算是给一个甜枣,让人能为她好好办事。

    苏全高高兴兴的下去了,心里头也开始计划起来。

    安排好苏全,苏婉娘又开始忙活了。

    而许修宁的书信,终于送到了。

    他人,早在十日前,就到达了上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