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柜qg111

    只能任由他压着自己,夕颜仰起了小脸,“你这是在吃醋?”

    欧爵依然保持着将她抵在车门上的姿势,喉结滚动了一下,“不是!”

    “那你这么激动干什么?”夕颜翻了个白眼,笑眯眯的刺激着他,“我现在觉得千泽可厉害了,而且他的故事我也很感兴趣,反正现在大家都在国嘛,明天我就约他出来,和他一起”

    欧爵眸色暗了暗,直接低下头堵住了她的唇。

    狠狠地封住了她接下来要说的话。

    夕颜瞪大了眼睛,怔怔的感受着唇瓣上传来的摩挲感。

    这、这个混蛋!

    最近都快成索吻狂魔了!

    凭什么一言不合就要亲我啊!

    “不是吃醋你激动什么,放开我!混蛋唔”

    绵延的吻后,欧爵的呼吸粗重,炙热的气息全数喷洒在夕颜的耳畔,嗓音哑哑的,“你赢了,夏夕颜,我是吃醋了。

    不准你崇拜千泽。

    你的眼里只能有我。”

    扑通、扑通

    心跳拼命的在加速。

    就快要跳出喉咙了。

    欧爵说他吃醋了。

    他吃醋了。

    夕颜这下真的怔住了。

    欧爵捧起她的小脸,细细的吻了吻她的唇,手伸进了她的衣服里。

    呼吸变得越来越粗,他的吻渐渐地下移,撩起了她的衣服,伸向她后背的手直接解开了暗扣。

    夕颜还没有反应过来什么,男人就直接吻了上去。

    胸口一凉,电流感和酥麻感从那里蔓延至全身。

    “啊”夕颜不自觉地拱起身子,喉咙里溢出控制不住的低吟声。

    她的呼吸加速,细微的喘着。

    手下意识的想要抓紧什么,却只能攥住一片虚无。

    “别”夕颜的小手挡在胸口,呼吸紊乱,微喘着,“不要”

    “不要?嗯?”欧爵探向了她的身下,那里早就一片湿糯。

    身子的本能反应总是比嘴巴诚实。

    他轻笑,“夏夕颜,你明明就很想要。”

    夕颜羞得真的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她保持着用胳膊挡在胸前的姿势,视线移到了一边,羞赧道,“你别闹了,这里还在车上”

    她这次没有拒绝他。

    欧爵的呼吸被她这句话给弄到加重了几分。

    这个女人。

    知不知道越是这样欲拒还迎,越是撩他撩到难耐至极?

    今天无论如何,一定要吃到她。

    把她吃的骨头都不剩!

    欧爵从她身上移开,给她扯下了安全带扣好,“我们回酒店。”

    说着,挂上了车档,猛踩油门。

    他开车一向很稳,可此时此刻,却能看出来,他的心已经乱了。

    真是难得,一向坐怀不乱的欧大少爷,也有这样的时候。

    其实把一个高冷又禁欲的男神逼成这个样子,还是很有成就感的。

    车子一路急速开回了酒店。

    来到了顶层套房,输上了密码,房门刚刚打开,夕颜就直接被他压在了身旁的墙面上。

    火热的温度,一触即发。

    :

    卡在这里是不是不太道德,嘿嘿嘿,你们来打我鸭

    别说不记得千泽是谁了,他可是助攻的小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