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柜qg111

钱柜qg111 > 钱柜111官网 > 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 > 第九百六十九章 辛尼斯塔的微笑
    恋上你,

    “像,真的是太像了,尤其是背影。”

    老维克托在大厅的一个角落中席地而坐,手里拿着他那早已空了的酒壶,无意识地细细摩挲着。

    说实话,他现在并不想去回忆先前的那次交谈,一点都不想。

    可不管他怎样试图放弃思考,唯独辛尼斯塔那道身影却依旧在他脑海之中悠然徘徊,久久挥之不散。

    其实老维克托也有些不明白人不都说,时间往往会冲淡一切吗为什么都过去那么久了,自己却仍然难以释怀

    直至今日,他仍然能够清晰地记起格林尼治公园的那个夜晚,那片当时在“雾都”伦敦极其罕见的绝美星空。

    而在那片闪烁星河之下,年轻的他认识了同样年轻美丽的奥丽莉亚那个几乎改变了他大半人生的天真女孩儿。

    他还记得,那晚的奥丽莉亚身穿一件普通的毛毡风衣,头上戴着一顶朴素的宽檐帽子,和当时那个年代的女性并没有什么不同。

    但是她帽檐下的那张脸上,却有着那些经历过世俗风吹雨打的女性早已所剩无几的纯粹。

    在老维克托看到那,被依稀可辨的繁星照亮的纯真面庞后他一不留神,就这么记了一辈子。

    现在想来,在当年满城灰雾萦绕的伦敦能够沐浴星光之下,那或许才是他此生第一次接触到魔法的时刻吧

    “睡吧”

    将手中的空酒壶随手塞进了怀里,老维克托正想缩到旁边的地铺上再凑合一晚,顺便让睡梦好好清洗一下自己这管不住的思绪。

    但就在这时,一阵刻意放轻了的脚步声忽然自大厅侧门那边传来,让老维克托下意识地转过头去看了一眼。

    哦,是那个做事很利落的小姑娘。

    他根本没想到对方是来找自己的,所以只是往那边瞥了眼,便合衣倒在地铺上蜷缩起了身子。

    可还没等他闭上眼睛,却听得那脚步声越来越近,最后自己面前倏然就多了一双脚。

    “维克托先生,我有事想告诉你有关辛尼斯塔教授的。”

    “嗯”

    老维克托躺在地上没怎么动弹,他只是略微转了转脑袋,往上面看了看。

    “什么事”

    他的模样,似乎显得有些不大在意。

    事实上,对老维克托来说,一切已经算是结束了。当年那个奥丽莉亚在离开之后,回到了魔法界,与一个巫师度过了后半生而且据说过得还算幸福。

    对此,他这个老头子还有什么可说的毕竟都过去了,想说什么也都早已经迟了。

    所以老维克托只能决定放下他至今为止的所有坚持,等此间事了就和儿子一起回去麻瓜世界,默默等待这无聊的人生彻底结束。

    然而,赫敏这一路匆匆跑来老维克托跟前,自然不会因为这老头儿的意兴阑珊就打消自己的想法。

    “教授她我是说,奥罗拉辛尼斯塔,她是你的女儿。”

    “我的女儿”老维克托闻言,顿时微微一怔,但很快又摇了摇头,“也许是吧嗯,不过还是算了你想说什么”【 …爱奇文学www.i7wx.com #免费阅读】

    “说她是你的亲女儿,”赫敏俯下身,认真地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可教授她根本是骗你的小天狼星曾经和她是同学,他说教授从来就没有过父亲,是和母亲一起长大的”

    “维克托先生,你听明白了吗辛尼斯塔教授在魔法界,从来没有过父亲。”

    “没有过”

    听完赫敏的话之后,老维克托愣愣地在心里重复了一遍,这才一骨碌从地上爬了起来。

    “辛尼斯塔对啊辛尼斯塔她为什么会跟母亲姓”他兀自念叨着,“也就是说,当年她在离开时,肚子里已经又有一个孩子了”

    在一个人心情激荡地嘀咕了一阵之后,老维克托终于又将视线放到了赫敏的身上。

    “那那她后来,为什么从来都没有来找过我呢那么久都已经过去那么久了,为什么就”

    看着惊喜中带着迷茫的老维克托,赫敏虽然很想给他一个回答,可惜她却并不能。

    “这我就不知道了。”她微微摇头道,“如果你想知道的话,为什么不去直接找教授呢我想,也只有她才能给你这个答案了。”

    “找她是的,我得立刻去找她我的女儿,我还有一个女儿”

    老头儿忙不迭地就想走,可没走几步却又匆忙回过了头来。

    “孩子,你知道她在哪儿吗请告诉我”

    毫无疑问的,这是赫敏在这段时间以来所见到的,他最礼貌、最客气的一面这老头儿居然会说“请”了

    “哦,我想教授现在应该在”

    她正说着,忽然就觉得有点不太合适,于是干脆就率先走到了老维克托的前面。

    “她应该在六楼,不过那里目前比较特殊,你一个人的话是过不去的跟我来吧我去帮你把她叫出来。”

    其实说实在的,眼下去见辛尼斯塔,赫敏这心里边儿还真有点发虚。

    之前辛尼斯塔可是没让老维克托知晓真相,而现在,她却自作主张般地横插一手,直接将实情告诉给了这老头儿知道。

    但是现在既然说也说了,那就干脆“好事”做到底吧

    带着老维克托一路冲上五层,在通往六楼的楼梯上,赫敏嘱咐老维克托先在楼梯的拐角处等一下。

    “这边没什么异常吧”

    守在这里的是一组r成员,见是赫敏过来他们也没有半点马虎。在像霍格沃兹那样通报过口令之后,赫敏才顺带着询问了一下这里的看守情况。

    其中一个已经从霍格沃兹毕业的赫奇帕奇学长闻言,当即用大拇指冲着楼梯上示意了一下。

    “别的没什么,就是上面有点儿吵”

    “怎么回事”赫敏登时好奇道。

    另一个留守在这儿的伙伴随即凑过来,小声地道

    “从大概三个小时前开始,辛尼斯塔教授就和小莎拉在比谁讲的笑话更好笑,只要谁忍不住笑出来就是对方赢。”

    “哦她们该找点别的事情做做的”赫敏无奈地摇了下头,“嗯,我先进去了,一会儿大家换了班记得好好休息。”

    说罢,便在这个五人小组中间穿行而过,登上了圣芒戈的六层。

    而一到这楼上,她果然就看到那个叫莎拉的拉文克劳小学妹正一脸木然地坐在炼成阵旁边,冲着对面的辛尼斯塔干巴巴地道

    “教授,你知道为什么我们最近总是碰不上好运气吗”

    可辛尼斯塔还没来得及回答,她们两人便看到了从楼梯那边走上来的赫敏。

    “格兰杰小姐,这么晚上来怎么了”

    辛尼斯塔显然是有些担心是不是下面又发生了什么状况,而一旁的莎拉虽然一直都在关注着炼成阵,知道应该并没有出现什么意外,但也一并跟着辛尼斯塔望了过去。

    “噢,没什么”

    赫敏稍有些犹豫地顿了顿,可手中始终紧握着的羽毛笔瞬间便又给了她说下去的力量。

    “嗯其实是这样的。”她转而接着道,“教授,对不起我没有经过你的同意,擅自就将你的事去对老维克托先生说了。”

    “哦”

    辛尼斯塔的表情没有如赫敏想象中的那样骤然剧变,她只是多少沉默了一会儿,没多久便轻轻点了下头。

    “是吗你都说了多少”

    “呃,教授”赫敏意外地道,“你你不责怪我吗我可是”

    但辛尼斯塔并没有让她说完,而是伸手示意她可以先不说这些责怪不责怪的事情。

    赫敏随之停顿了一下,之后才默然道

    “我都说出去了包括你是他的亲生女儿这件事,以及你从没有过父亲这件事。然后,现在维克托老先生就在下面楼梯的拐角那边等你”

    辛尼斯塔听过后,不禁了然地再次点了点头,一双眼睛里满是难以言说的深邃。

    “我知道了,”她幽幽地道,“既然是这样,那也就没办法了。”

    一边说着,辛尼斯塔一边从椅子上起身,在朝着莎拉颔首打了个招呼以后,便一步步缓缓地向赫敏身后的楼梯行去。

    她的脚步,仿佛每一步都格外地沉重,就像是有一股莫名的力量在持续地牵绊着她。

    可就在辛尼斯塔经过自己身边的那一瞬间,赫敏默不作声地往她脸上窥视了一眼。

    她本来是想确认一下对方是不是对自己生了气的,可谁知道,自己这一眼看到的却竟然是一抹平静的微笑。

    刹那之际,赫敏极想开口叫住辛尼斯塔教授,问一问她到底在为什么而笑。可是她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能发出半点声音。

    直至对方和着一阵脚步声去到了下面,赫敏才轻轻地吐出了一口气。

    “你知道我们最近为什么总是碰不上好运气吗”对面的莎拉突然又再次问道。

    “什么”

    “因为它是好运气呀总不会那么倒霉地遇上我们,不是吗”

    赫敏一脸茫然地看着莎拉,良久才道

    “这是什么冷笑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