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柜qg111

    朱夫人固然恶毒,也差点丢了性命,双眼也被挖去,下半生活在恐惧当中。

    倒是朱老爷,虽无大恶,平生也行善救人无数,但在自身名誉上,却显得过分看重,不但让自己前妻死于非命,更让一对儿女相继而去,是为伪善。

    沈三却不耐烦,一抖法剑,呵斥道:“阳间自有人间法,Y曹也有Y司律,你一心为恶,残害生灵,哪怕有天大的冤屈,也容你不得。”

    说罢,一剑斩去,剑式磅礴,却是雷声大,雨点小,到了女子身边,也不过让其吹散几步。

    “你们这些伪善之辈,真真不得好死。”

    女子虽未鬼类,无人性,满是怨毒,但也不傻,知道自己斗不过易凡二人,故作拼死之状,扑向朱老爷。

    “好胆,真是找死。”

    沈三大怒,不再留情,剑式一荡,轰在其身,顿时一身惨叫,女子化作雾状,就此消散,满屋的Y寒也无。

    虽如此,但易凡却不急,与沈三对视一眼,嘴角一笑,却是感应到女子的一缕残魂还躲在角落,以为二人不知,于是也假装看不见,转身对朱老爷道:

    “朱老爷,恶鬼已除,我等二人也不久留,就此别过。“

    说完,就走出屋子,放佛忘了钱财之事,而恍惚的朱老爷更满脸茫然和苦楚。

    待易凡二人走出,朱老爷坐在地上半响,忽然感觉一股Y寒之气袭身,打了个哆嗦,眼皮一番,晕了过去。

    而本来走出房间的易凡二人,也停下脚步,感应到屋内的情况,也不制止,这朱老爷空有名誉,但做的错事也不少,让其吃点苦头也好,到也伤不了性命。

    屋外已经无人,那些江湖中人早就逃了,二人也不停留,出了朱府,闪身进入一个巷子,就见此已经候着七八人,全是蜀山剑派弟子,姑S仙子也在其中。

    “师叔,我与易凡兄已经打散那恶鬼魂魄,留其残魂,只要她心怀怨恨,定会再去寻找老妖藏身之处,以求巩固魂魄。”

    燕赤霞躺在高墙上,提着酒壶,笑道:“你小子比你师傅靠谱多了,那个老顽童,成日里骗我酒喝,让他帮点忙总是推三阻四。”

    沈三尴尬一笑,不接话,他师傅虽然颇为不着调,但也不至于像燕赤霞说的那般不靠谱,不过长辈们的事,他也不好评判。

    “无趣,无趣啊。”

    燕赤霞看了眼端坐在老驴背上的姑S,本想开开玩笑,但想到她的性子,说不定会被当真,张张嘴又憋回去。

    不多时,众人就感应到一股Y寒的鬼气飘然上升,化作一缕青烟往远处飞,于是悄然跟上。

    虽是晚上,月光皎洁,但路也不好走,好在诸人不是常人,不至于摔倒,一路疾行,终于到了一处大山。

    巍巍大山,横在众人前面,犹如一头藏在黑暗中的凶兽,张开巨嘴等候众人进去。

    “想必那老妖就藏在山中,却不知暗地里又在做什么恶事。”

    一路上易凡二人把事情简单说了遍,让大家也了解情况,知道此山某处,就是那黑山老妖分身的藏身之处。

    众人收敛法力,再度跟上,那缕青烟却在前进一段距离,在空中徘徊,放佛犹豫,片刻后一头扎进山中。

    荒山之中,自然无路,更无生人来此,茂密的树叶遮住了月光,粗壮的枝干挡住了去路,转了不知道几个山坳,终于停下。

    却是一个山崖,前后都是山壁,形成一个天然的大型山坳,在月光下犹如巨D,不时山风吹过,发出凄厉的轰鸣声。

    易凡跟在姑S后面,手指法诀掐住,在眼皮上一抹,顿时眼前一清,再看远处,就见那巨大的山坳鬼气腾腾,犹如通向Y曹地狱的通道,而在这鬼气之中,隐约可见一丝可怖的妖气纠缠其上,束缚气息,不让蔓延。

    真是一处凶厉之地。

    “诸弟子听令,解法剑,护法身,随我下去斩杀妖魔。”

    燕赤霞冷喝,旋即纵身而下,在悬崖一些凹凸的石块上踏步,快速往下而去,其他蜀山剑派弟子纷纷跟山,虽不如燕赤霞那么轻松,但也功夫不俗,再有密法加持,速度也不慢。

    易凡却愁了,自己虽有轻功,但这高崖不是平地,自己也无其他密法,这要下去,得费好大的功夫,怕不是等自己到了底下,下面已经开打了。

    忽地,姑S一把提起易凡衣领,还没等他回过神,就见其纵身一跳,也不借力,直溜溜的往下落,吓得易凡差点叫出来,还好忍住,不然丢大人了。

    快到地面,姑S一个提气,犹如飞燕,在空中滑动,安平落在地上,而蜀山剑派等人,早就摆好剑阵。

    易凡站稳,摸了摸法袋,里面装着近百符箓,皆是这段时间制作,对付鬼类妖孽最适合不过。

    忽地,跟着下来的厌鬼,抽了抽鼻子,指着远处兴奋的低声嘶吼,倒是让燕赤霞回头笑道:“易小友到是好福气,这头异兽对鬼物气息十分铭感,连我都只是隐约察觉,它却能直接指出,如若好生修炼,也算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助手。”

    厌鬼听懂了燕赤霞的夸奖,手舞足蹈,咧嘴而笑,让易凡没好气的敲了它下,这没出气的东西。

    众人准备好,燕赤霞走在前面,蜀山弟子结阵跟在中间,姑S与易凡在后压阵。

    如此行了几里,怪石越来越多,大雾也越来越浓,本来无树木的地块,也有参天大树,时不时在深处传来凄厉之叫。

    越往里走,越发现不对劲,不管众人如何前行,前面始终都是树木,枝叶更是遮住路面,大雾让视线彻底无,如若不是众人开启的法眼,怕是不能前进半步。

    终于,燕赤霞冷喝一声:“装神弄鬼,还不现形。”

    刺溜一声,一道法剑跳跃而起,划破虚空,直冲入浓雾深处,只听一声惨叫,接着浓雾退缩,法剑也飞回。

    再看前路,不知何时,已经围住千百鬼物,皆落在树木上,盯着众人。